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法庭文件曝光:马斯克2016年就知道SolarCity存在“流动资金危机”

2019-10-31

划重点:

刚刚从针对马斯克的诉讼中解封的电子邮件显示,这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在2016年寻求收购SolarCity时就非常清楚后者面临的“流动资金危机”。

特斯拉股东们正在就这笔26亿美元的收购交易起诉特斯拉。

法庭文件显示,马斯克还证实,SolarCity的太阳能屋顶瓦截至2019年6月尚未投入商业应用。

腾讯科技讯 10月2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太阳能公司SolarCity前财务总监布拉德·巴斯(Brad Buss)之间最新解封的电子邮件显示,早在2016年寻求收购SolarCity时,马斯克就知道后者正面临流动资金紧张的问题。

不久前,法律透明度倡导组织PlainSite公布了数千页解封的法庭文件,其中包括马斯克和其他特斯拉董事会成员的证词,让人们了解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如何以及为何要花费26亿美元收购SolarCity,马斯克是后者的董事长和最大股东。

这些文件最初是由Think Computer Foundation获得的,是特斯拉股东在2016年9月提起的诉讼的一部分。这些原告声称,与SolarCity的交易相当于对马斯克和他的其他业务(包括太空公司SpaceX)的纾困。

当特斯拉在2016年6月首次提出这笔交易时,投资者对这笔交易持怀疑态度,该公司股价在声明后暴跌逾10%。根据刚刚披露的电子邮件,几个月后(9月18日),马斯克给巴斯写了一封信,宣称为了获得投资者的支持,特斯拉需要处理好其流动资金问题,并与松下签署一份合同意向书。

马斯克在邮件中称:“需要做三件事来改变投资者的态度:SolarCity解决其流动资金危机,与松下合作解决太阳能电池生产风险的合作意向书,以及进行联合产品演示。这些工作应该在股东投票之前完成。”

在收购SolarCity三年后,特斯拉和马斯克现在受到的影响只是这起诉讼的一部分,SolarCity的业务自那以来始终在恶化。沃尔玛也在起诉特斯拉违反合同,存在严重疏忽行为,某些商场屋顶着火的太阳能装置未能达到行业标准。

麻烦掩盖下的交易

在收购之前,特斯拉、SolarCity以及马斯克旗下太空公司SpaceX之间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纠葛。

在刚刚公布的解封文件中,有一份来自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s公司(ISS)的代理分析报告,该报告提供了有关公司治理方面的指导方针。诉讼的原告为特斯拉股东Litigation,该公司正在使用上述分析作为证据以说明交易中存在的问题,并表明当SolarCity的增长放缓和债务增加时,马斯克会不顾一切拯救这三家公司。

ISS写道:“在特斯拉汽车公司的七名董事中,有六名与SolarCity或SpaceX存在密切关系,充当他们的董事会成员、高级管理人员或投资者。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是这三家公司的最大股东,并担任SolarCity董事长和SpaceX首席执行官。这些公司彼此之间有着广泛的业务和财务关系。例如,SolarCity通过债券销售从SpaceX筹集资金,并从特斯拉购买电池。SolarCity与特斯拉工厂达成协议,向其供应太阳能产品。虽然这些关系有可能使这三家公司都受益,但它们也使特斯拉的股东面临不同行业公司的风险。”

原告称,马斯克通过虚报太阳能公司的财务状况,并称其应在6个月内实现现金流转正,才使得SolarCity的收购协议获得批准。原告还表示,没有其他金融专家同意这种评估,包括Evercore在内的外部公司的尽职调查进行得十分匆忙,这掩盖了SolarCity暗藏的麻烦。

股东们还在诉讼中声称,马斯克计划推出一种尚不具备实用功能的产品(即玻璃太阳能屋顶瓦)以使投资者相信,该产品具有真正的知识产权,并且接近商业可行性。美国特拉华州一家法院目前正在权衡诉讼双方的预审动议。

在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工人们将SolarCity公司的太阳能电池板固定在屋顶上

马斯克发给巴斯的电子邮件是在这位首席执行官得知投资者对这笔交易的抵制后发出的。

在2016年9月中旬开始的一系列电子邮件中,在收购达成协议之后、股东投票之前,马斯克收到了公司前全球投资者关系副总裁杰夫·埃文森(Jeff Evanson)和时任总法律顾问托德·马龙(Todd Maron)提出的担忧。

马龙在给马斯克的信中表示,T.Rowe Price一致反对收购SolarCity的交易,因为该公司担心资本需求和增加的财务风险,对合并将产生的“技术创新”不感兴趣,并发现SolarCity模式“脆弱”,因为它与净计量和税收抵免挂钩。

马斯克的信誓旦旦

新公布的文件还提供了马斯克证词的细节。它们显示,马斯克花了很多时间斥责原告的律师,称他“应受谴责”,“一个坏人”,“一个可耻的人”和一个“骗子”。他问律师生活中唯一的动机是不是赚钱,他说他应该重新考虑他的生活选择,并声称通过代表原告,他是在“攻击可持续能源的未来”。

在2019年6月1日参加第一次作证中,马斯克向法庭承认了他从未向股东透露过的一件事,即公司重新分配了太阳能部门(前身为SolarCity)的所有可能员工来研发Model 3汽车,这一举动实际上让太阳能业务陷入困境,并毁掉了它的增长机会。

马斯克说:“我对太阳能公司的每个人说:‘你们需要的不是太阳能,而是完成Model 3计划。’结果,正如你所预料的那样,太阳能业务遭受了损失,这包括工程、管理、销售以及服务团队,所有可能被用于Model 3项目的资源都被这样重定向。对特斯拉来说,这是正确的行动方针。”

马斯克还透露,即使到2019年6月,特斯拉也没有将玻璃太阳能屋顶瓦变成可行的商业产品。他说:“太阳能屋顶本身就是开发和销售困难的产品,还没有人在这样的产品上取得成功。很多人尝试过,许多公司也尝试过,但没有一家成功。”

上周五下午,马斯克宣布了特斯拉太阳能屋顶瓦的第三个版本,据说这将帮助该公司在2016年许下的最初承诺。特斯拉目前正在接受订单,客户必须支付100美元的不可退还定金。特斯拉在电话中没有说何时或在哪里首次安装太阳能屋顶瓦,但该公司计划在其位于纽约州布法罗的工厂生产这些产品。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